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
王希霞
       从小生活在大山深处的我,无数次梦想着大山外面的世界。从六岁那年第一次欢喜雀跃地踏上绿皮车开始,我便与这绿皮车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       记得高中二年级时参加地理会考,绿皮车之旅成为我们学生时代的经典桥段。那是我们期待许久的日子,两个班级将近100多个孩子一起坐上了通往根河的火车——大山里一天一趟,也是唯一的一列绿皮火车。一路上,抑制不住的兴奋和喜悦洋溢了整节车厢。同学们有打闹的,有玩儿扑克的,有不停地吃着各种小食品的,也有安静地聊着天儿的。我一上车就和几个要好的同学玩起了扑克牌,我们玩得很开心,也很投入,周围的一切好像都不存在一样。在火车快到一个小站的时候,对面一位慈眉善目的叔叔礼貌地对我说:“丫头,打扰一下,能不能帮忙把那两个方便袋递给我呀?”我一边答应一边起身,把行李架上的两个方便袋递到叔叔手中,然后急忙地拿起扑克牌大声嚷道:“该我出牌了。”就继续玩起了扑克牌。终于离开了父母的视线,我们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长大了,不需要再听父母的唠叨了。然而,事实却验证了父母的那句老话——“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”,在我们忘我的玩闹中,殊不知我们已经成了“有心人”眼中的目标。也许是我们太年轻,也许是我们太忘我,也许是因为我们从来就不知道离开父母的世界是怎样的世界,不知道成人的世界也有阴暗的一面,人性不仅仅是美好。四个多小时的车程很快就结束了,要下车了,我突然发现妈妈给我买的零食不见了,也有好几个同学发现自己的兜子也不见了。我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在嬉笑间,有的袋子竟然是经过自己的双手传递给了陌生人。
      三天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,我们都表现良好地完成了地理会考的答卷,满怀欣喜地踏上了回家的火车。我们吸取来时的经验,在玩闹间不时地注意一下放在行李架上的东西。离家越来越近了,心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,虽然只离开三天,可是迫切回家的心情让我们再一次闹了笑话。火车快到阿乌尼小镇的时候,我们就做好了下车的准备,背上书包,拿好随身携带的物品,不停地向窗外眺望,车还没有停稳,我们便一窝蜂似地挤向车门。这时只听车厢里一位认识我们的阿姨,大声地喊道:“孩子们,这是阿乌尼,下一站才是满归呢。”
      时光像一列疾驰的火车,呼啸而来,奔驰而去,承载了我儿时的美好时光和青春时代所有美丽的遐想,转眼间就停在了尴尬的不惑之年。回忆起一幕幕往事,仿佛就在昨天。依旧是那趟朝发夕至的绿皮车,依旧是那条蜿蜒曲折的铁轨路,依旧是那些让我熟悉的倒背如流的小站名。而此时的我,却早已经过了躁动的年纪。由于小镇的医疗和教育条件的限制,这一天唯一的一趟绿皮车,又搭建起我陪伴父母求医问药、看望孩子丈夫的新旅程。一次次的往返于满归和牙克石,和来去匆匆的旅伴擦肩而过,和感同身受的朋友倾心交谈,听过游客对绿皮车的怨声载道,看惯老乡对绿皮车的习以为常,硬板座上一个个疲惫的身躯,一张张写满沧桑的面容,都在诠释着人生的艰辛与不易。经历了人生的悲欢离合,品尝了岁月的酸甜苦辣,独独对绿皮车情有独钟,坐在绿皮车上的我虽然己经没有初时的欣喜若狂,却难免在回来的路上充满了伤心落寞。绿皮车的一端是我工作生活的地方,另一端却是我日夜牵挂的亲人,无法阻止父母日渐老去的脚步,也无法见证孩子的成长瞬间,却总是通过往返的绿皮车深切地感受到日子在脚下悄悄地溜走。
       人的一生就像一段长长的旅行,只有经过了该经过的路,才能够到达想要到达的远方。每一次乘坐绿皮车,我都会默默地感受这段旅程,沉淀下内心所有的浮躁,绿皮车就是我成长岁月里那个忠实的旅伴,陪我走过人生的风风雨雨。
 

上一篇:晒日子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梦幻分分彩